第1664章 【我愛你】

    中海,西郊別院。

    這一高檔住宅區在九年前,華夏政府已經很討好地作為禮物送給了楊辰夫婦。

    林若溪派了一個建筑公司,進行大范圍修葺改造,早就又煥發了第二春,成了楊家在中海的新根據地。

    由于林若溪要工作,還堅持送孩子們去“修士學?!备g人有社會交流,所以除了周末,很多時候全家還是住在這里。

    當然,也為其他女人都留好了房子,隨時可以來居住。

    楊辰不希望兒女們因為生母不同,產生什么隔閡,所以孩子們經常一起上學放學,玩在一塊兒。

    同時,讓女人們離得近一些,也方便楊辰自己有需求的時候能輕松地完成“群體活動”。

    只可惜的是,林若溪一直很抵制參與,看在這個男人可以為了自己死的份上,她也不好多去限制楊辰這種荒唐的作風,但她就是不參加!

    到后來,楊辰也就沒敢再去提了,他還擔心萬一緊要關頭,雅典娜冒了出來,豈不是直接把屋子震上天去?

    春節過后的第一個工作日。

    清晨的陽光如同溫暖細膩的手掌,輕輕撫摸在楊辰的臉上。

    楊辰伸展了個懶腰,從大床上緩緩起身,看了下身邊,林若溪果然又早早已經起床了。

    鬧鐘上顯示才早上六點半,這女人可真是不懂享受生活,楊辰搖頭笑了笑。

    楊辰掀開被子,渾身上下一絲不掛,昨晚又是拽著妻子大戰到凌晨,到后來直接抱著女人就睡,壓根懶得洗澡穿睡衣。

    楊辰隨便穿了條四角褲衩,施施然走到房門外,靠著欄桿,望向樓下餐廳。

    “來,藍藍,這是王奶奶給你做的鮮蝦爆鱔面……”

    王媽系著圍裙,正從廚房走出來,端著一大碗面條,笑吟吟地放到楊藍藍面前。

    藍藍早吞著口水,迫不及待地就下筷子,然后先捧起碗喝了一口面湯,滿是幸福的樣子。

    林若溪從后面跟著出來,手上端著一盤草莓起司蛋糕,放到楊糯米的面前,又將一盤荷包蛋放到楊大頭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著大女兒已經開始歡樂地吃起了鱔魚面,林若溪有些無奈地對王媽道:“王媽,一大早的吃腥味兒,你也太慣著藍藍了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,這有什么大不了的,孩子想吃就做給她吃唄,我們藍藍除了吃,也沒別的愛好嗎”,王媽完全覺得無所謂,看著孩子吃面的樣子就雙眼笑成了月牙。

    林若溪嘆了口氣,單手叉著腰,伸手摸摸兒子的頭發,“還是我們大頭最乖,早上就只吃牛奶和雞蛋,知道按照營養來吃?!?br />
    楊大頭舔了舔嘴邊的白色牛奶,一臉認真地說:“因為吃飽了,消化系統代謝加強,血液大部分供應消化系統,其它系統臟器血供相對減少,大腦會處于輕度缺氧狀態,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科學家,是不能允許大腦遲鈍的?!?br />
    楊大頭說著,又扭頭看向林若溪,“還有,媽媽能別總摸我的頭嗎?我不是小孩子了?!?br />
    林若溪嘴角的笑容一僵,竟然被兒子嫌棄了,有點尷尬地把手拿了下來,“胡說什么呢,你不是小孩子難道還是大人了?”

    又看向另一邊的楊糯米,發現小女兒正拿著刀叉,小口小口地品味著起司蛋糕在嘴里融化的感覺,姿態優雅極了。

    “糯米!又吃得這么慢!不然等下上學又遲到了”,林若溪不滿地道。

    楊糯米高傲地一扭頭,輕哼了一聲,“是媽媽你讓我當個淑女的!淑女不能狼吞虎咽!那樣很粗俗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聽我的話,那你昨天吃丸子的時候怎么就吃那么快?!”林若溪頓時來了氣,跟女兒爭辯道。

    楊糯米不知道怎么回應,索性朝著林若溪一吐小舌頭,耍起了無賴。

    這把林若溪氣得不行,拽著一旁王媽的手說道:“王媽你看見了吧!這小丫頭是不是命格克我???!怎么一大早就跟我做對!以后長大了還得了???你說該怎么辦嘛?。?!”

    王媽樂得不行,在她眼里,林若溪其實也還是個孩子,她只能不停地點頭,但卻是什么話也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這種場面她見多了,糯米跟姐姐不同,藍藍是懶得多說什么,默不吭聲就管自己,或者就撒嬌求饒,而糯米則喜歡跟媽媽斗氣,就是不服輸,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在樓上看著這一幕幕的楊辰,情不自禁地“噗”地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林若溪立馬回過頭瞪了楊辰一眼,“你笑什么???起床了就把衣服穿上!穿條內褲站那里很好看嗎?!”

    楊辰立馬笑哈哈地點頭答應,轉身回房間前,還不忘朝著小糯米豎起一個大拇指。

    回到房間里,楊辰也不急著下去,去浴室里泡了一個溫水澡。

    等從浴室出來的時候,王媽已經去送孩子們上學,說是送,其實是監督,生怕這幾個娃娃淘氣地逃學。

    林若溪已經回到臥室里,穿戴整齊,高挽起了青絲,一身干練而時尚的職場藍色西裝外套,白色蕾絲邊襯衣,下面一件黑色膝上包臀短裙,一雙大長腿白花花的,在楊辰眼前擺動著。

    見楊辰出來,林若溪順手將準備好的一套衣褲給楊辰放到床上,然后走到梳妝臺邊,翻找著要戴的珠寶首飾。

    一邊忙活著,一邊就跟楊辰念叨:“老公,你說我們家糯米是不是已經進到叛逆期了呀……可不對啊,不應該到青春期才會叛逆么?唔,當父母真是不容易,以前還覺得小孩子都應該是可愛的,現在想著就頭疼……

    還有大頭也是,天天就往簡那兒跑,比對我這親媽還親,我都懷疑是不是簡給他灌了迷魂湯了,哪有這樣的孩子……哎呀!你干嘛!……”

    林若溪突然發現,楊辰的雙手已經從后面摟住了自己的纖腰,男人整個發熱的身體,從后背貼了上來。

    楊辰的一只手很快不太老實地攀上了林若溪的一座高峰,在那柔軟而彈性十足的肉團上,恰到好處地揉了幾下。

    林若溪頓時俏臉粉紅,嫵媚的杏眸里透著蕩漾的水波,身子有些發軟,“老公,別……別這樣了,我得上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溪寶貝兒,這可不是我的錯啊”,楊辰的嘴唇湊到女人的耳畔,吐著熱氣笑道:“我不是跟你說過么,早上的時候不要總跟我提孩子的事,你一說起孩子的事,我就覺得你這個媽媽特別有魅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那我不說了還不成么?”林若溪低聲哀求地說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了”,楊辰壞笑著道:“早上我們男人可是很饑渴的,你偏偏還穿了這么一身制服在我面前晃悠,我現在血都快燃燒起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說話間,楊辰已經把另一只手伸向林若溪的短裙紐扣處,飛快地解開,手掌駕輕就熟地探進了女人敏感的三角地帶,手法嫻熟地挑逗起了女人的欲望……

    林若溪知道沒法逃了,自家這男人一旦起了這種念頭,九牛十虎之力也拽不回來,壓根沒有滿足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只許三十分鐘,不許憋著不射”,林若溪只能退而求其次地跟楊辰談起條件。

    “四十分鐘?”楊辰有些難辦地求道,讓他耐久可以,過早爆發有點難啊。

    “不行,就三十分鐘!”林若溪堅持地道。

    楊辰一咬牙,一不做二不休,先上了再說,保不準女人舒服死了就忘記時間了!

    一把將愛妻豐盈修長的身子抱了起來,扔到大床上,楊辰整個人立馬撲了上去,也不想脫她身上太多衣物,只把那外套扔了后,就解開了女人胸前的口子。

    推開那文胸,一對肥嫩挺拔的白色雪峰顫巍巍地蹦了出來,楊辰的腦袋埋了下去,唇舌享受地在那細膩的羊脂上擠壓出一道道濕痕。

    林若溪也慢慢的情難自已,主動地開始和楊辰接吻,發出銷魂蝕骨的陣陣吟哦。

    楊辰粗喘著氣,將女人的腰提起來,翻了個身,讓那一只曼妙肥美的翹臀對著自己,掀開了短裙,露出里面黑色的蕾絲小內。

    看著那中間凹陷下去的絕美地帶,又有一團鼓鼓的凸起,微微滲出來的羞人液體,仿佛讓楊辰已經聞到一股讓荷爾蒙加速分泌的芬芳。

    楊辰嘴角浮現一抹壞笑,忽然手掌高高舉起,又恰到好處地落下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聲清脆的響聲,惹得林若溪“嚶”地一聲幽怨的嚀叫。

    楊辰竟然舉著手,開始在她的屁股上拍打了好幾下,發出連續的肉響聲。

    看著那彈性豐潤的臀肉泛起一絲嫣紅,楊辰低頭去親吻了好幾口,就差沒把那粉嫩的屁股蛋咬一口了,笑呵呵地有點發傻。

    林若溪扭過頭來,滿面桃紅,幾分羞惱。

    “又打我屁股!有本事等我哪天是雅典娜的時候你打她呀!膽小鬼……就知道欺負我……”

    楊辰早就告訴過林若溪,他打她屁股的原因,是因為曾經就夢想著哪天掀起雅典娜的裙子打她屁股。

    結果雅典娜就是林若溪,楊辰總算可以如愿。

    只是那一次打雅典娜屁股,雅典娜一瞬間就害羞地控制不住了,導致了燕京的臥房直接坍塌,讓楊辰再也不敢了!

    不過,不能打雅典娜,可以打林若溪啊,反正都是同一個嘛!假想成這是雅典娜就讓楊辰很滿足!

    當然了,這也不是真打,楊辰的力道是巧勁,只是聲音響,實際上疼痛到不強烈,不然他也不舍得。

    “嘿嘿,若溪寶貝兒,其實你挺喜歡我這么打你的,這是種情趣嘛”,楊辰朝女人眨眨眼。

    林若溪咬著銀牙,低聲罵著男人“無恥下流”,但眉目間的春情卻掩蓋不住某些事實。

    終于,楊辰將他的霸王槍拔了出來,返身摟起女人的身子,從后面一頭刺入了水潤彈性的空間里……

    一時間,大床上春潮涌動,鶯語婉啼。

    楊辰就像是不知疲倦的猛獸,在白花花的胴體上,帶起一波又一波的浪潮,從床上到床下,又到梳妝臺上,無處不留下兩人的粉色痕跡。

    最后,林若溪也忘了時間,不知道過多久,楊辰終于把一股熱浪灌注進了她體內。

    偃旗息鼓,風平浪靜。

    在男人懷里嬌喘了好一會兒,林若溪才猛地想起,自己還得上班!

    爬起來,看了看時間,頓時俏臉上滿是懊惱,“都是你!遲到一個鐘頭了??!”

    林若溪趕緊翻過男人來到床下,整理衣物,清理身上男人留下的氣味,數落著男人的不是。

    可楊辰卻毫不在意,橫躺在大床上,就這么看著女人對自己發牢騷,微笑著,目光中滿是脈脈的溫柔滿足。

    等林若溪慌慌忙忙地收拾好,正準備出房門,卻被楊辰喊住了。

    “等下”。

    林若溪拎著包包,回過頭來,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楊辰赤著上身,走到女人面前,輕笑著搖搖頭,伸手到林若溪的胸前位置,解開了女人的一枚紐扣。

    林若溪剛想阻止他,才發現自己想岔了,是因為自己太著急,紐扣錯位了。

    冬日的陽光這時已經越發溫熱,透過大玻璃落地窗,投射在男人的側臉上。

    林若溪靜靜地看著男人幫自己把襯衫紐扣扣好,他那么認真,又那么疼愛自己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楊辰抬頭,伸手摸了摸妻子的臉頰,溫聲道:“去開始你喜歡的工作吧?!?br />
    林若溪眨了眨眼,忽然雙手張開,一把抱住楊辰的脖子,在楊辰的嘴上輕輕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像是甜甜的蜜糖,透著甜蜜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我好愛你,老公”,女人幸福地笑著,水潤的眸中滿是歲月積淀下愈發馥郁的絲絲柔情。

    楊辰微微愣了下,下一秒,手很自然地溫柔環住妻子的軟腰,露出一抹風雨過后,彩虹中綻放似的燦爛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也愛你,我的美女總裁老婆”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77小說網 版權所有

时时乐上海开奖